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武侠古典- 【武道乾坤】【作者:新版红双喜】【完本】
【武道乾坤】【作者:新版红双喜】【完本】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性交免费动态视屏_作业帮拍照搜题_亚洲精品国产自在现线_男女作爱免费视频免费]

地址发布页:

第1章 倒霉的杂役

  天元大陆亿万里河山是武者的世界,天下百姓崇尚强者,导致民风彪悍。爱蔺畋罅紫荆帝国境内的昊天峰就是修炼的圣地,是无为道院的山门所在,能进无为道院只有两条途径,一是进门当杂役,二是成为无为道院的弟子。

  每当无为道院招收弟子,帝国境内的名门望族争相将家族弟子送来考核,但是能被无为道院收进门墙的却寥寥无几。主要是无为道远收徒的条件极为刻薄,不是上佳的资质是绝对不收。

  如果不能成为宗门弟子,自尊心强的就垂头丧气的返回了,有恒心的会去报名当杂役,以图宗门长辈高兴传个一招半式。

  林若就是一个倒霉得不能在倒霉的例子。三年前无为道院招收弟子的时候,林若费了千辛万苦前来参加考核。倒霉的是招收大会刚刚召开,就被一个横空出现的邋遢老家伙说资质不行,不用考核了,不能成为宗门弟子,安了一个杂役弟子的身份强行将其带进山门。

  本身这是不符合规矩的,招收弟子由长老们审核;杂役是总务处负责招收、安排调度,但是老家伙当时表现的很霸气,袍袖一挥将前来阻止的长老震退了,接着扣着鼻子来一句,“这个杂役我要了,你们不服气就去找袁天罡。”

  袁天罡是谁?那是无为道院的掌教,修炼界的惊天巨头,谁敢轻易的直呼其姓名?但是邋遢的老家伙敢,还是毫无忌惮的敢!

  为了一个杂役谁能去找掌门?谁愿意自己去找不自在?结果林若的杂役身份就做实了,连考核都没考核,直接成了杂役。

  “你又在偷懒,打死你个败类,啪!”刚刚劈完柴出来透口气的林若,后脑勺挨了一巴掌。

  跌跌撞撞了两步,林若倒在地上,青石上出现了两道鲜红的血痕。

  林若咬咬嘴唇,低头看了看擦破皮流血的膝盖慢慢的站了起来。

  “怎幺?还不服气?我的赤焰你喂了幺?”陈倾琳瞪着眼睛娇喝着,大有要继续发飙的意思。

  “我刚劈完柴,一会去喂赤焰,不知道二小姐还有什幺吩咐?”赤焰是陈倾琳豢养的一匹良驹。如果说在无为道院林若最不喜欢谁,那就是眼前的陈倾琳了,典型的刁蛮、任性,还有些泼。

  “如果赤焰出一点问题,本小姐就打断你的狗腿。”陈倾琳拉着裙摆离开了。

  看着陈倾琳摇曳的背影,林若有些恼火,不就是仗着是祖上的余荫欺负人幺,只会狗仗人势。

  这时候林若有了离开的想法,自己是来学功夫的,不是来受气的,这样下去的话,自己还不如继续在江湖上转。

  林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,有记忆以来,就是跟着一个年老体衰的爷爷在天下飘。爷爷说自己是捡的,身上只有一块刻着名字的玉佩,爷爷死了,无牵无挂的林若才来到了无为道院。

  林若将赤焰的草料添好,摸着玉佩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。

  “林若,你腿怎幺了?是不是那个陈师姑又欺负你了?我去跟长老说,太过份了。”半路上,一个跟林若年纪相仿的男孩走了过来,喊住了林若。

  “这次不是大的,是小的,她们爱怎幺样就怎幺样吧!云铮你就不用管了。”林若苦笑了一下。

  云铮是跟林若十分交好,两人是一同前开参加招收大会的,云铮因为资质好,被青山分院的一位长老收进了门墙。

  林若所在的是青竹分院,陈倾琳就是青竹院主的二孙女,平时欺负林若的还有其姑姑陈帆,陈倾琳就是跟其姑姑学的。

  “这幺下去,也不是办法。”云铮生气的说着。

  “这里我不想呆了,一会我跟带我进来的老家伙说一声,打个招呼就离开。”林若说出了自己的决定。

  “也好,明天我跟师父请个假,送你离开,让我父亲帮你谋个事情做。”面对进门三年,没有作为的林若,云铮也是无奈。

  送走了云铮,林若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。林若居住的地方叫真邪谷,离着青竹分院的中心比较远,跟邋遢的老家伙居住在一起,白天林若到分院去工作,晚上回来休息。

  回到了住处,收拾了一下东西,林若拿出药瓶开始给破了的膝盖上药,看着腿上的伤疤,林若的手在抖,心里是怒火冲天。

  “又被打了?”邋遢的老家伙走了进来。

  “不稀奇,别人都修炼,就我不修炼,同一年进宗门的人,有的已经是中位武师、道师了,更有甚者已经到了上位,而是我普通的杂役,挨打是正常的。”林若的语气很平静,平静里边带着不甘心。

  “我不是教了你一套武功幺?怎幺不算修炼?”邋遢的老家伙拉过项若房间仅有的一把椅子坐下了,眯着眼睛端详着林若。

  “你教我了一套武功?是教了,养生的?还是强身的?我是来学功夫的,不是当沙包的。”林若放下裤腿。

  “生气是好事,愤怒才是动力,你来宗门有三年了吧?今年十几了?”邋遢的老家伙不紧不慢的说着。

  “十三岁入门,今年十六。”林若冷冷的说着,不明白老家伙问这个是什幺意思。

  对于这个邋遢的老家伙,林若了解甚少,只是知道其是无为道院一个特殊的存在,其不管任何人,任何人也不管他。

  当初给林若安排杂役身份,老家伙除了强势的一句你们去找袁天罡,其他话没有。负责招收弟子的长老阻拦不住,至于有没有层层上报,有没有结果是另外的事情了。

  林若和老家伙居住的真邪谷是禁地,平时没有人来,哪怕是分院主家的几个太岁也不敢过来。

  “入门三年了,这样吧!我教你的武功你坚持修炼,我考虑一下再教你点什幺。”老家伙用几年没洗的袖子揉揉鼻子,思考了一下说道。“那武功一点效果没有,我没有修炼的必要。”林若对自己修炼的没名字武功很不满意。“混账东西,没用?三年来你挨了多少打,可伤到过筋骨?你以为是因为什幺?”邋遢的老家伙站起身,袍袖一甩将林若扇到了床下。

  林若被扇得两眼直冒金星,不过脑袋很清晰,仔细想了一下,确实是这样,上个月陈帆打自己最狠的一次,打断了一根木棍,接着用铁棍又打了自己几棍,自己也只是受了皮外伤。

  “自己慢慢想,怎幺?收拾东西想跑?敢跑,我把你腿打断。”老家伙瞪了林若一眼,气呼呼的离开了。

  林若有点傻眼,这邋遢的老家伙发飙还是很凶的。同时知道自己修炼的武功并不是垃圾。最震惊的是林若知道老家伙是一个修炼之人,不简单的修炼之人。

  想了一下想不明白,想不明白就不想吧,林若摇了摇头爬上床继续修炼了。

  静下心来修炼着无名的强身武功,林若感觉一道暖流在身体旋转,十分的舒服。不管白天多累,只要一修炼武功,疲惫就尽去了,这也是林若一直修炼的原因。

  天微微一亮,林若就起床了,既然不能离开,活还是要干的。

  将水房几个水缸的水打满了,林若来到了前院点名。杂役弟子每天早上都是要点名的,点名之后才能吃饭。看着肥粗扁胖的杂役管事嘴巴一张一合的,林若心里先鄙视了一番,每天早上都跟念经一样的讲半刻钟有一点意思幺?

  “林若,陈师姑那里缺一个小厮,点名要你过去,你过去之后处理完那边的事情,这边的事情也要完成。”胡元瞟了林若一眼吩咐着,嘴角挂着幸灾乐祸笑意。

  “我忙不过来!”林若豁出去了,自己去侍候那狠毒的女人,绝对没好日子,不如现在就做个决断。

  “你敢不听安排?来人,给我抓住了狠狠的打,没发现这小子还是一个倔种,给我打到服气了为止。”胡元怒了,林若这是挑衅,这是无视自己管事的权威。

  “住手,大清早的吵吵嚷嚷成何体统。”一个威严的声音,从大门口传了进来,一个紫袍人负手出现在门口,人未到声先到。

  “见过分院主。”所有的杂役都匍匐在地,林若思考着跪是不跪,自己只是杂役,不算宗门的弟子,为什幺要跪下?

  “你是何人见到本座为何不跪?”陈浮盯着林若询问着,一股无形的气势朝着林若冲击着。

  “我林若虽为杂役,但也是男人,好男儿顶天立地,分院主不在天地君亲师之列所以不跪。”林若知道自己要倒霉了,不过下跪林若不愿,哪怕是受罚也不愿。

  “你就是林若?很好!很好!这是你的令牌,今天开始你就是无为道院的弟子了,至于谁是你师父,以后再说。”陈浮拿出一个令牌扔给了林若,扭身离开了。

  看着手里刻着自己名字的令牌,林若有点傻眼。自己成为无为道院的弟子了?最让其震惊的是师父以后再说这句话。

  无为道院收弟子,都是师父挑弟子,哪里成为弟子了还没师父的道理?林若想问,不过陈浮已经离开了。拿着令牌,林若伸手弹了几下辨别着真假,接着用力抓抓头发确定着自己是不是做梦。心中也明白自己就算是弟子了,也是一个没有师父的甩手弟子,只是一个名义变了。

  “林若?青竹分院只有一个林若,啊!胡元见过林师兄。”自言自语嘀咕了一下,发现青竹分院再没有叫林若的人,胡元知道分院主没有弄错,明白林若是要翻身了,连忙开口讨好着。

  “见过林师兄。”其他的杂役弟子,也都欠身讨好着。

  “我是师兄了不假,但是我没你这样的师弟,刚才你不是要把我打服幺?我先给你打服!”林若伸出右臂,对着胡元的眼睛就是一拳。

  对于胡元这样的势利小人,林若是极度的讨厌,看着那令人呕吐的奉承样,顿时压不住心里的火了。

  “师兄别打了,我知道错了。”胡元不敢还手开始求饶了。

  “哎呦,林若你的本事大了。”一声讥笑在门口传了进来。

  第2章 踏入武道

  随着讥笑声,一个头发高高束起,额头带着饰品,穿着橘黄色罗裙的女人走了进来,一双秀目扫视着林若。爱蔺畋罅陈帆不明白林若一个杂役怎幺敢打胡元,也不明白胡元怎幺称呼其师兄。

  “见过陈师姑。”所有的杂役再次弯身到地见礼。

  “陈师姑,救命啊!”胡元爬到了陈帆的脚下,扯着其罗裙开始求救。

  无为道院的规矩极严,杂役和弟子的身份有着天壤之别,如果杂役敢跟弟子动手,那下场一定是很悲惨的。

  “没用的东西,松手。”陈帆看着胡元一双肥手拉着自己的裙角顿时恼火了。

  “陈师姑帮帮我,我是为陈师姑办事啊!”胡元知道惹事上身,起因是为了帮陈帆,现在只有求陈帆了。

  “混蛋,你去死!”素有洁癖的陈帆,看着胡元抓着自己的罗裙不放,顿时恼火了,抬腿就是一脚。

  “嘭!嘎吱!”胡元被陈帆踢飞了,不过其手里还是抓着陈帆的罗裙,导致陈帆的罗裙被其撕掉了大大的一块,雪色的大腿和浅黄的底裤都漏了出来。

  一群杂役都是低着头,看不见春光,但是林若站着的,看的是清清楚楚,想不到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,不仅貌美,还有着傲人的身姿。至于胡元被踢倒几丈外昏迷不醒了。

  “看够了幺?”陈帆一双杏眼,瞪着林若。

  “陈师姑最好还是回去换衣服,一会儿不只是林若看见了。”林若对着陈帆拱拱手。

  “哼,你记着,今天的事情不会算完。”陈帆身子一纵,越过了院墙离开了。

  扫视了杂役一眼,林若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回,脑袋里还在思考着,不明白自己怎幺突然就成了弟子,萦绕在脑海的里的还有陈帆那白白的大腿。

  作为禁地的真邪谷是一处沧桑、荒凉有些阴森的山谷,除了一条小路,几片竹林,杂草丛生,踢了几脚杂草,林若进入了有些破败的院子,发现老家伙在。

  “回来了!”在自己住处门前的小院里,邋遢的老家伙,端着茶壶,茶壶嘴对着嘴直接喝着。

  “回来了。”林若在门口坐下了,也在思考着。

  “修炼有两种途径,一是武修,二是道修,你知道他们之间的区别幺?”老家伙随意的开口询问着。

  “武修练体、练气,近战凶猛;道修练神、练术,以道术攻击为主。”林若瞟了一眼老家伙回答着。虽然没有修炼,但是对修炼的大概知识林若还是知道的。

  天元大陆,武者分为武兵、武师、武王、武帝、武皇、武圣、武神,至于能够移山填海的武圣和武神千年、万年没有有出现过了。

  道者分道兵、道师、道王、道帝、道皇、道圣、道神,跟武者的等级没有什幺分别,至于道神、武神之上的境界,道经、武典都没有记载,因为无人问津,传说是不死不灭。

  “知道不少,这两套**拿去修炼,不懂了自己想办法。”老家伙将两本典籍扔给了林若。

  “啊!武典、道经?我修炼哪一个?”林若看着自己手里的两本典籍吃惊了。

  武修的**统称为典,道修的**都称呼为经,现在两本都在自己手里,林若有点懵。

  “啪!你是不是猪?我说了两本全练。”老家伙挥手就是一袍袖,将林若从板凳上打了下来。

  “武道一起修?”林若这时候明白老家伙的意思了,同时心里也是极度的震惊。

  “嗯,还不算太笨。”老家伙放下了茶壶,用黑黑的袍袖揉揉鼻子。

  “人力有穷尽,修炼不都是修自己擅长的幺?将有限的精力,用到自己突出的天赋上,成就不是会更高。”林若皱眉询问着,有点担心老家伙给自己带到沟里。

  “那我问你,你的天赋什幺突出?”老家伙眯着眼睛,好像一个老狐狸一般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林若嘴里这幺说,心底嘀咕着,你不是说我资质平庸幺?还问我。

  “既然不知道,那全练不就行了,白天修武晚上修道,修炼一段时间哪样成果好,就修炼哪样,哈哈!”老家伙大笑着离开了。

  林若有一种想骂人的冲动,这是什幺事,哪个修炼者不是开始修炼的时候就有方向,自己要修炼一段时间再看?人跟人难道差距就这幺大?

  在林若思考的时候,远处传来了鸟叫声,三长两短。

  林若起身朝着外边走去,因为其知道这是云铮不敢进来,在外边喊自己。

  “告诉那个小崽子,以后不要在谷外鬼叫,想进来就进来。”老家伙的声音传到了林若的耳朵。

  “不行,他们都知道这里是禁地,敢擅入会被宗门处死的。”林若扭身说道。

  “禁地?这里成禁地了?怪不得这幺清静,禁地也好,你滚出去吧!”老家伙的一只破鞋飞了出来。

  “云铮你来了。”在谷口,林若和云铮打着招呼。

  “嗯,送你下山,给你安顿一下。”云铮笑着说道。

  “我不下山了,打算继续呆着这里。”林若没有说自己成为弟子的事情,主要是有点匪夷所思。

  “可是那两个女人跟你没完没了啊,这一切都是因为我。”云铮有些歉意的说着。

  陈帆收拾林若是有原因的,起因是两人前来拜山的时候,云铮在路上不知道躲路,冲撞了陈帆和陈倾琳。

  陈帆打云铮,林若据理力争,惹下了麻烦,麻烦一直延续到现在,这也是云铮歉意的原因。

  “我会想办法解决的,你要努力修炼,到时候身份地位提高,就能罩得住我了。”林若笑着说道。

  “我一定努力,当我有地位的时候,就将你要过去,你要坚持。”云铮伸出手臂紧紧的抓住林若的肩膀。“嗯,你回去吧!”林若对着云铮摆摆手。

  此时陈浮在书房里来回踱步,明白了昨夜掌门为什幺会突然给自己这样的令谕,资质平庸的杂役?这就是下边报上来的资质平庸,想到这里陈浮就一肚子火。

  现在陈浮真想到真邪谷去问个究竟,但是又不能去,对于谷中居住的邋遢老家伙,陈浮也不清楚,掌门交代了任何不能擅入,其中也包括着自己。

  想了一番,陈浮朝着主峰青天院赶去,打算找掌门问个究竟,为什幺会有这样的安排。如果不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,陈浮心里不舒服。

  第3章 惊人傲骨

  “陈浮见过掌门。爱蔺畋罅”在掌门闭关的石室外边,陈浮欠身见礼。

  “是为那个新进弟子的事情吧?”陈浮是昨夜接到通知,在长老那里领的令谕,至于掌门,陈浮多年没见到了。

  “是的,还请掌门解惑。”陈浮最不明白的一点就是宗门的事情掌门很久不过问了,昨夜一个弟子能让其亲自下命令,太匪夷所思了。

  “这件事情你就不要过问了,他的修炼和其他事宜你都不用管,顺其自然就好,至于名份,就算在青竹分院好了。”沉厚的声音从石室里传了出来。

  “那个邋遢……”

  “其他的不要问了,你先回去吧!”没等陈浮的话语问完,掌门就下逐客令了,似乎知道陈浮的想法。

  此时的林若正翻看着武典,心中是十分的震撼,因为武典里记载的是神威战气决。

  神威战气决,林若听说过,只有列入门墙的内门弟子才有资格学习,将战气决背了下来,林若就开始了修炼,半个时辰之后,林若的丹田出现了一团淡黄色的战气。

  不对?林若仔细看着武典,接着再次确认了一下,发现自己跟武典里介绍的不一样,战气应该是白色的,自己的怎幺是黄色的。

  思考了一下林若继续练了,同时对老家伙观点产生了质疑。据说资质上等要十几天才能修炼出战气,自己半天就修炼出战气,哪里是资质平庸?

  太阳下山了,林若离开了真邪谷,前往食堂吃饭,老家伙的饮食有人管,但林若没这个待遇。

  来到了食堂,林若发现那些杂役看自己的眼神变了,变的有些敬畏。

  林若心里清楚,这些家伙都是担心自己找他们麻烦,有了无为道院弟子的身份,林若想收拾他们,就跟捏小鸡一样。“林师兄,这是你的晚饭。”胡元屁颠颠的端着饭菜送到了林若的身前。

  对着胡元摆摆手,林若低头吃饭了。对于胡元,林若没有了继续收拾其的念头。

  吃完了东西,林若离开了食堂,打算回去修炼道术,看看自己的天赋到底是什幺。

  “哎呦!这不是新成为弟子的林师弟幺?让我这个师姐看看师弟修炼得怎幺样。”陈倾琳出现了,讥笑了两句,身子一闪一个侧踢就将林若踢翻了。

  林若昨天刚受伤的膝盖再次流血,面对这样的欺凌,林若只能忍受,咬咬牙站起身来。

  “你的修为太差了。”陈倾琳一拳打在林若的脸颊,再次将其打倒。

  “继续,你敢杀我幺?不敢杀我,今日之耻辱一定加倍奉还。”再一次站起身的林若擦了擦嘴角。

  “骨头很硬,为了让你不给无为道院丢脸,今天就好好的指导你一下。”陈倾琳身子一闪,一拳再次朝着林若打去。“倾琳你做什幺?”一只玉手凌空出现,抓住了陈倾琳的手臂,接着将其拉到了一侧。

  “姐?姐你回来了,我要教训一下他,今天刚成了弟子,就忘记了其曾经是一个奴才。”陈倾琳对着抓着自己的女子说道。

  “纵然他不对,也轮不到你教训,另外一点你要知道,哪怕是刚成为弟子,那也跟奴才无关。”出现的女子,训斥着陈倾琳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新出现的女子询问着林若。

  “小姐怎幺称呼?多谢援手之恩,以后林若定当厚报。”这时候林若才有机会端详新出现的女子,身高跟自己相仿,一袭白色的罗裙垂到脚面,乌黑的秀发束在脑后,垂到腰间。斜着的刘海下是一双弯弯的柳叶眉,最让林若震撼的是那一双清澈见底的美目,仿佛可以看到自己的心底。

  “我叫陈倾凝,不要说什幺援手,是舍妹无礼在先,请师弟不要介意。”陈倾凝对着林若微微颔首。

  “不要介意,你叫我怎幺不介意?”林若指指流血的双腿,接着撸起了衣袖,手臂上的伤痕暴露在陈家姐妹面前。“你?”陈倾琳伸手指着林若,想骂什幺,介于在姐姐身前,没有骂出口。

  “我?只要我不死,三年的欺凌,会还给你的。”林若放下了衣袖,扭身离开了。

  “姐姐,你为什幺袒护这个小子?”陈倾琳不满意的说着。

  “你还不知错?欺凌一个没有修为的人,很有成就感?”陈倾凝皱眉说道。

  “姐姐都知道他是没有修为的人,他不听话我不能教训?”陈倾琳小声的嘀咕着。

  “目前没有修为,不代表以后一直这样,我今天制止你,可以说在帮你,我只能这幺告诉你,这个叫林若的人不简单。”陈倾凝扫视了妹妹一眼,转身离开了。

  回到了真邪谷,林若冲了一个凉,回到了卧室给自己开始上药,按到伤处疼的是龇牙咧嘴。

  “又被打了?”老家伙出现在林若的身前。

  “人家是中阶武师,打我不跟踩蚂蚁一样!”林若继续给自己上药。

  “别人打你,你就打回去,人家是中阶武师,你为什幺不能是?”老家伙摇头晃脑的走出去了。

  林若思考了一下,觉得老家伙说的很有道理,她陈倾琳能打自己,自己为什幺就不能打回去?宗门又不禁止弟子之间切磋。

  有了动力,林若打开道经,开始研究怎幺修炼道术了,修道是以神为主,神强大了辅助术,才能发挥出强大的攻击力。

  武者修炼丹田战气,道者修炼头顶神海,路线不同,不过能够修炼道术的人比较少,主要是因为拥有修道天赋的人少。

  天亮了之后,林若才收功站起身,一夜的修炼林若已经感觉到神海的有着微微的变化,但是神之力还是没有出现。陈家的主厅,陈浮与儿子、大孙女坐在一起,随意的聊着天。

  陈倾凝平时不在无为道院的,而是在紫荆帝国另一大派星辰神宫修炼。

  “爷爷,我今天看见了一个叫林若的弟子,发现其筋骨奇清,是难得的上佳之姿,怎幺没有修为?”陈倾凝询问着爷爷。

  “你看见林若了?这个弟子,爷爷也是今天才知道,太失察了。”陈浮放下了茶杯,低头思索着。

  第4章 宗门竞争

  “怎幺回事?”陈舟奇怪的问着。爱蔺畋罅

  “三年前招收弟子的时候,上边总务处只是说,给禁地的怪人弄了一个资质平庸的杂役,今天看见林若,才明白那都是扯淡的话,是有人故意这幺安排的。”陈浮对着儿子说道。

  “今天我看见二妹在欺辱那个林若,父亲你要制止一下,不管林若的来历和将来,欺辱一个没有修为的人,不是我陈家人所为。”陈倾凝对着父亲说道。

  在陈家,陈倾凝是很有地位的,因为其天资高,修为已经达到了上阶武王,别说在无为道院,就是在星辰神宫都有着不小的地位。

  “嗯,为父也听说了,不过不知道对象是林若,她都是跟她姑姑学的。”陈舟看了一眼父亲说道。

  “帆儿也是不像话,太骄横了,对了,倾凝回来一定有事情吧?”陈浮询问着孙女。

  “是的,是为了三年后三宗的比试大会,星辰神宫希望我们出个使者过去沟通一下,关于流程和奖励,大家能够达成一致。”实际上陈倾凝这次就是星辰神宫的使者。

  “嗯,这事等明天跟副掌门沟通一下。”陈浮点点头说着。

  紫荆帝国有三大宗门,无为道院、星辰神宫和风云武宗。风云武宗以武者居多是以武立宗,星辰神宫是以道术为根本,无为道院是两者兼容,武修、道修都有根基。

  天元大陆各个国家内都有着几大宗门,有宗门就有竞争,所以紫荆帝国三大宗门每隔三年就举行一次比试,主要是激励门下弟子勤修苦练,当然了也有丰厚的奖励。

  “我们青竹分院没有什幺杰出的弟子,有希望的只有柳恒和倾言二人,哎!”陈浮叹了一口气,起身在客厅内踱步走动着,陈倾言是陈浮的大孙子,也是青竹分院这一代最杰出之人。

  “还有三年,三年或许其他的弟子会横空出世。”陈舟安慰着父亲。

  “希望如此,你们都去休息吧!”陈浮对着儿子和孙女挥挥手,自己坐下思考着。

  无为道院作为紫荆帝国的三大宗门之一,有十八分院,分院和分院之间竞争也很激烈,每年都要举行同代弟子切磋,因为这牵扯着资源的分配,弟子修炼需要丹药,优秀弟子多的分院获得份额比较多。

  青竹分院已经连续五次没有进入前三了,这也是陈浮焦急的原因,今年的比试大会靠着孙子得了个前六已经很不容易了,下一届更不好说了。

  还有一月又是招收弟子的日子,陈浮真的希望发现有潜力的弟子,想到这里陈浮脑子里出现了林若的身影,面对自己不跪的身影。

  “好苗子,三年前如果发现的话,现在应该已经有不错的修为了。”陈浮自言自语着。此时林若正修炼着道经里记载的大道炼神诀,感悟着神海,修炼着神力,神力是道修的根本。再修炼神力的同时,林若身体里同时运转着无名**和神威战气决。

  天刚刚亮,林若就下床了,到了院子里修炼着拳脚,能够早起,这是因为当了三年杂役的原因。“不错!不错!精神抖擞,继续练,记住了根要稳,有根才有力。”邋遢的老家伙走出了其居住的破屋子,伸了一个懒腰,指点着林若。有根才有力,林若感觉到了其中的道理,练得更起劲了。

  “告诉杂役明天送饭的时候送两份,你没事的时候少出去,尽量多修炼。”邋遢的老家伙躺倒了门口的躺椅上。“嗯。”林若觉得自己有些笨了,自己是弟子有资格命令杂役,何必自己跑出去吃饭,这样还能避免跟那对狠毒的女人见面,自己修为不行的时候,还是躲着两人比较好。

  陈帆居住的楼阁里,陈倾琳跟姑姑说着林若的事情。

  “这个小王八蛋竟然成了弟子,姑姑你说是不是上边弄错了?”陈倾琳有些怀疑的说着。

  “应该不会,宗门对选弟子是慎重有佳,哪里会弄错,难道是有什幺大人物罩着他?也不对,如果有人关照他,也不会任由他当三年杂役。”陈帆皱着眉头思考着。

  “三年来他一直不服气,到现在还不服,现在我们怎幺办?”陈倾琳询问着。

  “简单,见到他就切磋,没人指导他,他还能修炼有成?你下次就装作错手,将他弄成残废,在青竹分院跟我们作对,简直就是找死。”陈帆的眼睛里冒着寒光。

  “好,不过可能会被父亲或者爷爷责骂,我有另外的主意。”陈倾琳咬咬牙,贴着陈帆的耳朵说道。

  “此事成了。他应该会被废掉修为,赶出山门。不对,他没修为。只要将他赶出山门就够了,那时候我们将他抓起来收拾,这件事情我来做。”陈帆做出了决定。

  “可是姑姑你要做出牺牲了。”陈倾琳笑着说道。

  “这幺多年,没有哪个人敢跟我们横眉瞪眼的,为了收拾这个小子值得。”陈帆摆弄着指甲,全然看不出正在算计人模样。

  三年前陈帆在看见林若的时候,就发现林若不寻常,原本打算收拾一下云铮立一下威,然后将林若带进山门,没想到林若为了云铮跟自己作对,让自己在山门附近大失颜面,这是离着无为道院太近,要不然陈帆就直接将林若杀了。修炼到太阳升起,林若到了食堂吃完饭,对着胡元交代了一声就离开了,主要是着急修炼,三年的杂役生活,让林若对修炼有着极大的兴奋。

  林若的生活稳定下来,但是陈帆和陈倾琳两人抓瞎了,几天了两人愣是没见到林若的身影。

  前后询问了一下,陈倾琳才知道是胡元给林若送饭了,想了一下,陈倾琳来了主意。

  “胡元,你过来,这是什幺?赶紧倒了。”陈倾琳将胡元手里的两个食盒倒掉了一个。

  二小姐,你这是?“胡元傻眼了,两边自己都不敢得罪啊!

  ”不管是给谁送饭,也不能糊弄人,你看这饭里都是沙子,叫他们自己来食堂吃吧!“陈倾琳笑着说道。

  ”好!“胡元没有办法提着一份饭来到了真邪谷。

  ”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给我弄吃的,我一会过去。“问明白了原因,林若打发了胡元,在墙角找了一个铁棍子,别在了腰间朝着谷外走去。

  第5章 打断小姐腿

  林若火了,心知道自己不下点狠手这是没完了,你们玩阴险的,今天我也玩阴险的。爱蔺畋罅不紧不慢的来到了青竹分院,没等林若到食堂门口,就被陈倾琳拦住了。

  ”师弟,修炼了几天了,不知道进度怎幺样,来让师姐看看。“陈倾琳身子一闪一拳朝着林若的胸口打来。

  看到陈倾琳对自己出手,林若的身子朝着一边闪去。

  ”嘭!“虽然意识到位了,但是身体没跟上,林若被陈倾琳一拳打在左肩头,巨大的力量让林若退后两丈倒在地上。”不错,知道躲闪了,可惜还是太迟钝。“嘴里是这幺说,但是陈倾琳心里比较震惊,林若现在连武兵都不是,竟然可以躲开半尺,这要是修为提升上来,自己不是一招落空了。

  ”哼。“林若伸出手慢慢的摸到了腰间,等待着时机。

  ”还冷哼,那就让你再长点记性。“陈倾琳抬脚朝着林若的膝盖踹去,打算将林若的腿废掉。

  这时候林若动了,右手抽出了腰间的铁棍对着陈倾琳踢向自己膝盖的右腿骨打去,将自己丹田为数不多的战气全用上了。

  ”卡擦!啊!“一声脆响伴随着一声惨叫,陈倾琳捂着右腿在原地打转。

  林若站起身,到了背对自己的乱跳的陈倾琳身后,对着其左腿又是一铁棍。

  ”我要杀了你!“双腿都受伤的陈倾琳倒在地上厉声吼着。

  ”这是三年来你欺辱我的代价,你可以再欺负我试试?“林若脸上带着杀气,吓的围观的杂役后退着。

  ”二姐你怎幺样?你是何人?“一个青年过来扶住了陈倾琳,一双眼睛扫视着林若。

  ”我是林若。“林若知道眼前人是谁,那是青竹分院第三代最为杰出的弟子。

  ”林若?我是陈倾言,不管我二姐对还是错,作为弟弟,我都要为其出气。“陈倾言一手扶着姐姐,另外一只手朝着身侧一摆,手臂上的袍袖无风自舞,显然都是劲气。

  ”你为你姐姐出气,我为我出气,来吧!“林若知道自己今天要倒霉了,但是不服输的性格,让其要坚持到最后。”你们都在做什幺?“原本闭目养神的陈舟听见吵闹声走了过来,看见了眼前的一幕,开口制止了。

  ”父亲,二姐的双腿受伤了,右腿被打断。“陈倾言扭头看着父亲。

  ”林若,你们都是同门,你为什幺出这样的重手?“看见女儿受到了重创,陈舟心里有了怒气。

  ”我为什幺出这样的重手,她是什幺修为?她要踩断我腿的时候你们可曾看到?三年来她天天欺负我,你们可曾看到?“林若手里的铁棍朝前伸着,大有谁也不服的意思。

  ”倾言带你姐姐回去。“陈舟从父亲的话语里知道,林若暂时不能惹,是上边安排下来的。

  ”父亲?“陈倾言看着父亲,眼中全是不理解,不明白这事情怎幺就这幺算了。

  ”回去!“陈舟冷声喝道,瞟了林若一眼,转身离开了。

  ”这事情我不会跟你算完的。“疼的满头冷汗的陈倾琳扶着弟弟的肩膀,瞪着林若。”随时奉陪。“林若铁棍子一扔朝着食堂走去。

  ”林师兄你的饭菜好了。“胡元看见了刚才的一幕,心里胆突突的,这林若连二小姐都敢打,自己伺候不好的话,挨打也是难免的。

  ”以后不管什幺原因,我的饭菜必须送到,否则你明白。“林若瞪了胡元一眼开始吃饭了。

  ”林师兄放心,胡元知道了。“胡元点头哈腰的说道。吃完饭回到了真邪谷,林若继续修炼了,其心里清楚现在自己已经惹人了,如果i不加快修炼,提高实力保身,下场会很悲惨。

  几天的修炼让林若的丹田形成了气旋,这是进入到武兵的标志,拳脚打出虎虎生风。

  ”不错,很不错,看来你有修武的天赋,不过对于炼神也不能放下,万一你的修道天赋也很好的话放弃就可惜了。“老家伙躺在藤椅上,眯着眼睛看着林若。

  ”我知道。“林若擦了一下额头的汗,坐下打坐修炼了。

  ”这两瓶丹药,你拿着,白的早上吃辅助战气修炼,红的晚上吃辅助炼神,或许能让你早点有成就。“老家伙将两个瓷瓶扔给了林若。

  ”谢谢,陈倾言我会打败你的。“林若攥着瓷瓶,咬牙说着。

  ”你的目标就是打败那个小子幺?真没出息,你就不能有点大理想?“老家伙一抬脚,破鞋直接朝着林若的脑袋飞来。

  ”啪!“这只破鞋的力量很大,将林若打了一个跟头倒在地上,下巴磕出了一道小口子。

  ”继续修炼。“老家伙起身进屋了,门摔的咣咣响。

  这时候林若下巴的血流进到了胸口的玉佩上,玉佩上一闪一闪的发着红色的光芒。

  感受到胸前的光芒,林若摘下了玉佩观察了,对于父母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,林若是十分重视的。

  观察一番,林若看到了玉佩背后有着小字,发现了情况的林若将与玉佩攥在手里,回到了自己的小窝,继续研究着。

  看了一会,林若发现玉佩背后是一篇名为惊天的**口诀。这样的发现让林若惊喜万分,背诵下来就开始研究了。研究了一番林若兴奋了,因为这是速度**,可以无限的提升速度,修为越高提升的越快。冷静下来,林若知道自己要保守秘密,这样的事情让别人知道对自己没有什幺好处。

  吐出了两口气,林若吃下一粒丹药开始修炼战气了,丹田战气形成气旋,剩下的就是苦修。

  陈倾言的住处,陈家人都到齐了。

  ”倾琳,前几天我就告诫你了,不要去惹那个人,你偏要去惹。“陈倾凝看着腿上绑着夹板的妹妹,有些生气。

  ”大姐,是我的腿被打断了,不是他!“陈倾琳有些委屈的说着。

  ”爷爷,这事怎幺处理?“陈倾言脸色平静,不知道其心里想的是什幺。

  ”林若在不是招收弟子的日子,成为无为道院的弟子,这点意味着什幺你们清楚,你们以后最好不要没事找事,帆儿、倾言,我的意思你们应该懂。“陈浮扫视了女儿和孙子一眼离开了。

  【未完待续】

  本章字节数:25626




  [ 此帖被koji_1023在2015-04-02 16:08重新编辑 ]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 2020年最新最全性交免费动态视屏_作业帮拍照搜题_亚洲精品国产自在现线_男女作爱免费视频免费互动交流网站,上万网友分享性交免费动态视屏_作业帮拍照搜题_亚洲精品国产自在现线_男女作爱免费视频免费心得,通俗易懂地掌握女人体(1963)视频_bt磁力下载器_欧美观看免费全部完_国产亚洲精品欧洲在线视频视频专业知识,并提供各种Color zone media:亚洲视频综合网在线播放_欧美极品网站_最新伦费观看2019_在线成本人视频动漫 WWW,拥有国产、日韩、欧美、动漫、小说等网络视频的大型视频综合网站。排行榜信息。